“我的同事們都取笑我,但這只會讓我更有動力!”

今年六月月末,法國高溫 又創記錄。但有一群人參加了法國首屆美男魚(mermen)大賽,借此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一絲清涼。

美男魚魯多(Merman Ludo)帶頭組織的這場賽事,見證了十位來自全國各地的美男魚為奪取 “法國史上最佳美男魚” 稱號而開展的激烈競爭。此次賽事也被組織方看作是全世界首次美男魚比賽。

比賽僅向業余美男魚開放,并分為四部分:海洋主題的拍攝、游泳比賽(參賽者在水下游泳,深度不得小于25米)和兩場時尚秀(參賽者分別身著泳衣和美男魚服裝走秀)。之后,他們將接受評委的打分。這四位評委中,有前美人魚小姐國際大賽冠軍 —— 美人魚英格麗(Ingrid la Sirène),和美人魚小姐法國賽區的負責人。

最終,美男魚凱文(Kewin)獲得首屆美男魚法國大賽冠軍。我與大賽前三名優勝者以及我個人最喜歡的美男魚克里斯(Chris)聊了聊他們對美男魚的熱情和魚尾讓他們感到自在的原因。

奧赫里恩(Aurélien),第三名

1561993662241-Aurelien.jpeg

他與伴侶住在法國中部鄉村的奧赫里恩,在一家主營寵物與園藝的商店工作,負責魚類區。奧赫里恩從小就對水下生物感興趣,也曾非常熱愛游泳。但他最后還是選擇了放棄,因為 “游泳缺乏想象力”。之后,他在 YouTube 上發現了扮演美男魚這項活動,深受鼓舞。

“我一直不能很好地和我的身體自處。” 他坦白,“但做個美男魚讓我煥然一新,不用去理會別人的目光,坦然接納自我。沒人會在我游泳時來打擾,我也終于可以自在地做一回自己了。” 他熱愛美男魚的另一個理由是這件事本身很夢幻:它讓他暫時 “活在一個平行世界里,忘記這個世界所有的殘酷”。

找個能穿上全套服裝練習的地方挺不容易的 —— 大多數泳池不允許穿著魚尾游泳。他只好去附近的河里練習,有時也會去法國西南部的海邊,引來人們 “好奇又驚訝” 的目光。讀了一篇有關他的文章下的留言后,他決定不再在乎別人的看法。“人類眼里的 ‘正常’,和美人魚世界里的 ‘正常’ 可不是一回事。而且,我并不想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時間,我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。”

亞歷山大(Alexandre),第二名

1561994135238-Alexandre.jpeg

22歲的亞歷山大是通過女朋友勞麗安(Laurianne)了解到 “美人魚扮演”(mermaiding)的。勞麗安同時也是奧弗涅地區的 美人魚小姐(Miss Kawaii)。

“起初我覺得這挺怪異的,但我游泳已經五年了,也愛待在水下。” 他解釋道,“如果可以,我會一直待在水下。可就身體因素來說,帶著魚尾游泳還真不太一樣。” 這位飛機涂繪師和女友一起練習扮演美人魚已長達五年,但直到去年他才公開承認了這件事。

公開后,他有意忽視別人的嘲笑。他說 “男人們在這事兒上看不到任何男子氣概”,但他從北歐神話中汲取靈感,把自己包裝成維京海盜般的形象:“扮演美男魚讓我想起波塞冬和他兒子,還有他們充滿戰斗元素的故事。”

亞歷山大比以往更斗志昂揚,尤其是遇到工作上的死對頭時,“我的同事們都取笑我,” 他承認,“但這只會讓我更有動力。”

凱文(Kewin),冠軍

1561993877207-Kewin.jpeg

作為2019年美男魚大賽冠軍, 凱文可是在去年才發現了 “美男魚扮演” 這種活動:“我很小就開始游泳,但做一條美男魚讓我重拾了這個愛好。” 現在,他每周穿著單條魚尾在泳池訓練。天氣好的時候,他會去海里游泳,有時他女兒也會跟著一起 —— 雖然她對做美人魚還沒什么興趣。

“我在看魯多的背景資料時發現他正組織這個比賽,還想了很久要不要參加。” 他說,“去年年底,我先買了魚尾,然后才決心參加比賽。”

現在看來,這是無比正確的決定。成為冠軍后,他便開始了 “美男魚之王” 的職業生涯:他受邀參加了 La Mer XXL 展覽(法國最大的海洋博覽會),在巨大的水缸里游泳,頭戴閃閃發光的美男魚金色皇冠,威風得很。

克里斯(Chris),我的最愛

1561993584219-Chris.jpeg

在比賽當天迎來30歲生日的克里斯玩了8年的 cosplay,卻在3年前才發現還可以扮演美男魚。那是在一位朋友組織的拍攝現場,“我一直特喜歡神話里的生物,尤其是美人魚。” 他說,“那次拍攝,我全程星星眼,整個人開心到飛起。”

平日,他在一家超市當總出納;業余時間,他開了一個制作魚尾和美人魚配飾的公司。在奧爾良,他愛去家旁的池塘練習扮演美男魚,也很感謝這項活動帶給他自由的感覺。“只要在水里,這世界就能安靜下來,也沒什么會在我身旁打擾我。”

克里斯相信,如果社會不再把 “美人魚” 視為雌性生物,更多的男性會樂意成為美人魚。“在男子氣概這方面,男性肩負了很多人的期望,” 他解釋道,“二十歲那年,我父母因為我是同性戀而把我逐出家門。但如果你經歷過這些,‘扮演美男魚’ 就會更簡單。”

一頭深紅色的長發給他帶來很多指指點點,尤其是在工作中,但克里斯已經習慣了。“他們的目光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” 他說,“我以前一直跟那幫恐同的斗來斗去,但現在覺得,一直戰斗太累啦。”

編輯: 大月半

Translated by: 猥瑣大老鼠

© 異視異色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,違者必究。